您的位置 首页 名家书法 王铎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蘜潭纂峨眉山纪诗》 花绫 25x238cm 天津博物馆藏…


王铎蘜潭纂峨眉山纪诗》 花绫 25x238cm 天津博物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王铎行书《蘜潭纂峨眉山纪诗》天津馆藏


卷中五律十首,有四首见於《拟山园选 集》五律卷七,题作《纂峨嵋山纪有题》,分别為卷中之第一首、第二 首、第四首、第九首。第一首尾联之“山 潮”,集中作“山樵”,第二首漏书頷联十 字,据集中所载,应為“古厓多铁瓦,漫士自 樟庐”。 
诗题中的“蘜潭”,位於河南省南阳府东部,在西峡与内乡两县之间。从诗中的“何日 幽栖遂,山樵一结盟”,“学佛身将老,為儒 梦已虚”,“今忧非我事,覆载一闲人”等句 看,表现了王鐸甘心退隐的消极情绪,则最早 亦应為寄寓怀州以后所作。王鐸降清后,虽然 这种情绪亦时有表露,但王鐸除顺治五年因段 姬病故而一度返里,在乡居住半年又回北京而 外,至书写此卷时,再未离开北京,更没有到 过蘜潭,所以说,这十首五律,应作於寄寓怀 州以后至降清以前的这一段时间里。 
崇禎十六年三月,王鐸携家人在江苏之浒 墅关别离友人袁枢以后,旋南下至吴、至越、 至楚。在楚地曾辗转於漳水、黄冈、洞庭一 带。同年秋季,回到乡里孟津,因乡里已经室 家无存,遂赴辉县苏门山下,投奔故友郭公 隆。在郭公隆处安顿下来后,随即派次子无咎 及家丁数人赴江苏桃源,将妻子马氏灵柩迁 回,移葬於新乡城东二里之水柳湾。从这些情 况分析,王鐸及家人一行在秋季返里时,不是 走的运河水路,也没有再次经过江苏桃源,而 是从湖北一带逕自返回河南的。此卷诗题中的 “蘜潭”,就是王鐸此次返乡的经由。 
据卷中诗题“蘜潭纂《峨嵋山纪》,览之 作十首”,可以知道,王鐸在蘜潭曾有纂 集《峨嵋山纪》的事情,当时读了《峨嵋山 纪》的文章,触动了自己的感想,遂有五律十 首之作。所以,这十首诗,不是王鐸亲自登览 峨嵋山的纪游之作,其中也没有身临其境般的 真实描写,而只是一种意兴的寄託,所谓“即 此披图记,峨楼远卜居”也。 
第十首之后有题记“己丑十月”云云,卷 末又署款為“时年五十六”。“己丑”為顺治 六年,王鐸时年五十八岁,如果考虑“己丑十 月”与“时年五十六”有一处為笔误的话,则 “时年五十六”应為笔误。因為王鐸此卷书於 三弟王鑨大隐斋,王鐸五十六岁时,王鑨尚在 江苏崐山县任上,调转来北京任职正是顺治六 年(己丑)夏月,与卷中的“己丑十月”才是 吻合的。 
可是,虽然王鐸在书写此卷时,自称 是“多病荒耄”,将第六首书成第一首,第二 首又漏书一联,但恐怕也不至於把自己的年龄 写错。所以,再一种解释就是,“时年五十 六”正是王鐸的实际年龄。也就是说,王鐸的 诞生日在十一月份或十二月份。“己丑十月” 书此卷时,尚未满五十七岁。

打赏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小梅书法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1d.net/post/705.html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