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宋代书法 苏轼行书 职事帖 书法欣赏 苏轼 苏轼书法

  • 支   持:
  • 分   类:苏轼
  • 大   小:
  • 版本号:
  • 下载量:261次
  • 发   布:2023-04-20

手机扫码免费下载

纠错留言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简介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苏轼《职事帖》纸本行书 27.8×38.8cm 元丰六年(1083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轼启。衮衮职事,日不暇给,竟不获款奉,愧负不可言。特辱访别,惋怅不已。信宿起居佳胜。明日成行否?不克诣违,千万保重、保重!新酒两壶,辄持上,不罪浼渎。不一一。轼再拜主簿曹君亲家阁下。八月十九日。

《职事帖》又称《致主簿曹君尺牍》。“曹君亲家”应是元丰中知光州的曹演甫,名九章。其子曹涣娶苏辙第三女,故帖中有“亲家”云云。“主簿”大约乃曹九章在京时任御史台之官职,为从八品,与渚卅上中下县令、丞同列。东坡在元丰五年初,《吊李台卿》叙里道:“轼谪居黄州,台卿为麻城主簿,始识之。既罢居于庐,而曹光州演甫,以书报其亡。台卿,光州之妻党也。”

元丰六年有《次韵曹九章见赠》《王文诰案》“本集《朱元经炉药记》云:'故人曹九章,其子涣为子由婿’。”《乐城集 祭亲家曹演甫文》,述及“东坡在黄州,因与结姻之事,而作合者,则李公择也。光,黄接壤,光州即浮光,九章正守光州,故往还密熟。”由此,此帖约在元丰六年中。《吊李台卿》诗后?又有《曹既见和复次韵》一首,云:“嗟我与曹君,衰老世不要。”与此“曹君亲家见”合。

帖中所云:“衮衮职事,日不暇给,竟不获款奉,愧负不可言。”乃是东坡居黄时无法好好招待客人的窘况。《苏诗总案》载:元丰五年六月,王适与曹涣从光州来黄州看望东坡,东坡曾作《赠曹光州调寄渔家傲》词,让曹涣寄其父。曹涣随之辞东坡赴筠州,即苏辙之贬所。此去是否与苏氏完婚,不得而知。曹九章又何时来黄州看望过东坡呢?待考。但肯定是来过,此札所谓“特辱访别”,与“明日成行否,”云云,必是会面之后的信札。一般说来,贬谪之人东坡要离开州界去光州看望曹九章,是困难的。东坡在黄州自酿家酒,故有“新酒”云云。

  综上所述,将此札断为曹苏定亲或完婚之后的元丰六年之“八月十九日”较妥。

帖曰:
  轼启。衮衮职事,日不暇给,竟不获款奉,愧负不可言。特辱访别,惋怅不已。信宿起居佳胜。明日成行否?不克诣违,千万保重、保重!新酒两壶,辄持上,不罪浼渎。不一一。轼再拜主簿曹君亲家阁下。八月十九日

  职事无暇,不获款奉。当年苏轼谪居黄州不如人意,钱多事少是梦想,而钱少事多是实情,难免有几分窘迫啊!难怪余秋雨写的《文化苦旅》中有一个专篇,叫做《苏东坡突围》。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轼启。衮衮职事,日不暇给,竟不获款奉,愧负不可言。特辱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访别,惋怅不已。信宿起居佳胜。明日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成行否?不克诣违,千万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保重、保重!新酒两壶,辄持上,不罪浼渎。不一一。轼再拜

宋代苏轼行书《职事帖》欣赏

主簿曹君亲家阁下。八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