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书法篆刻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肖像畫作為中國古代人物畫的一部分,向有「寫真」「真」「傳神」「影」等各種稱法,但禪僧的肖像畫卻有一種特定稱謂——頂相。所謂頂相,原…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肖像畫作為中國古代人物畫的一部分,向有「寫真」「真」「傳神」「影」等各種稱法,但禪僧的肖像畫卻有一種特定稱謂——頂相。所謂頂相,原指釋迦牟尼佛頭頂的肉髻,為「三十二相」之一,後用以尊稱禪宗祖師的肖像。在法嗣傳承中,頂相作為重要的傳法信物,會連同衣缽一併傳給弟子,以證明法系之正統;同時,祖師頂相在宗教儀式中還具有緬懷和祭祀的功能,也是寺院影響力的重要體現,因而在最講究傳承的禪宗發展史中有着特殊地位。此外,頂相又屬於佛教肖像畫範疇,故而也頗受佛教美術乃至藝術史研究者的關注。


佛祖頂相的早期拓本,屬於極為罕見的佛教藝術品,國內寺院以及各大博物館皆已無存,故西泠秋拍中的這套日本高山寺舊藏的宋拓禪宗祖師頂相,顯得尤為珍貴。此組拍品為禪宗五代祖師——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的宋代頂相拓本,1套5軸。畫像上方以端整的楷書陰刻祖師生平,行十五至十八字不等,師名下方刻有「相紅白色」、「相淡黃色」等字樣,故此套拓本應是依據設色畫像摹刻上石的。畫面下半部為祖師半身肖像,採用陰刻與陽雕相結合的手法,線條流暢挺拔。拓片墨色極舊,其中衣紋部分以濃淡墨相間的鑲拓法製成,尤其是人物肩部的披紗,採用了柔活輕靈的蟬翼拓,靜中顯動,達到了高妙的藝術水平,在南宋拓本中獨具標格。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高山寺舊藏宋拓《禪宗祖師頂相圖》

南宋濃淡墨鑲拓本

1盒5軸 紙本

鑑藏印:香岩秘玩(朱) 神田醇號香岩(白) 香岩三十年精力所聚經籍金石書畫記(白)

提要:佛祖頂相的早期拓本,屬於極為罕見的佛教藝術品,國內寺院以及各大博物館皆已無存,故這套禪宗祖師頂相的宋代整紙拓本,顯得尤為珍貴。

拍品附神田香岩親筆題跋一紙,知此拓乃高山寺舊藏,明治時期曾歸京都博物館文物鑑定專家畑柳平所藏(此時已缺初祖達摩像)。畑柳平歿後,此拓本在文石堂售賣,友人神田香岩得以購藏並重新裝裱、題簽,此後一直在神田家族傳承,由神田喜一郎(1897~1984,著名漢學家)、神田信夫(1921~2003,著名史學家)相繼收藏,可謂流傳有緒。

此套宋拓五祖頂相,是新發現的高山寺舊藏宋拓,應是根據南宋後期寺院碑刻捶拓而成,後由入宋求法的東瀛僧侶帶回寺院者,歷經七百餘年保存至今,堪稱法寶重器。

著錄:(日)神田喜一郎著,《墨林閒話》,30頁、31頁間之插頁「六祖慧能頂相(宋拓本)」。

參閱:(日)森克己著《宋拓六祖像與明兆畫風》,載《畫說》26號,1939年2月。

說明:第381號至388號為佛教文獻專題。

81cm×40.5cm×5

在日本的「請來美術」中,拓本屬於特別珍貴的一類。從入唐八家開始,唐宋時代到訪過中國的日本僧侶,從中國請回了大量佛教經典、儀軌以及圖像,其中即包含了部分拓本。這些拓本與其它文物一樣,對日本美術乃至日本文化都產生了重要影響。拓本中以中土高僧及寺院碑文為多,如《慈覺大師在唐送進錄》著錄「揚州東大雲寺演和尚碑一帖」、《入唐新求聖教目錄》著錄「大唐故弘景禪師石記一卷」等八種石碑拓本、《惠運律師書目錄》著錄「不空三藏碑一卷」等八種、《開元寺求得經疏記等目錄》著錄「福州開元寺新造浮屠碑並敘一卷」等,這些均屬於唐拓。有關宋拓本的記錄,成尋在《參天台五台山記》卷八,熙寧六年五月二十六、二十七日條,記載了他在靈隱寺獲取「碑文一張」的經歷,此北宋拓本。京都泉涌寺的俊芿(1166-1227)法師,入宋求法帶回宋代書籍「二千一百三卷」,其中即有「釋迦三尊三幅碑文……雜碑等不能委記」,此南宋拓本。這些傳入日本的唐拓和宋拓,大多已經亡佚,留存下來的極為稀少。無論是石刻法書還是石刻線畫,早期日本傳承的拓本多都未經剪裁,保留了「一鋪」、「一幅」、「一張」的形態,最大限度地使拓本原貌得以保存,因此珍若拱璧。

日藏宋拓本最豐富的是東福寺,如有蘇軾《明州阿育王山廣利寺宸奎閣碑》(1091,現藏宮內廳書陵部)、道潛《明州天童山景德寺轉輪藏記》(1093,現藏宮內廳書陵部)、宋高宗《明州阿育王山佛頂光明塔碑》(1133)、釋正覺《明州天童山景德寺新僧堂記》(1142)、宋孝宗《御書碑太白名山》(1178)、《賜問佛照禪師語碑》(1179)、《賜佛照禪師頌》(1180)、《和靈隱長老偈》(1182)、范成大《賜佛照禪師詩碑》(1181,現藏宮內廳書陵部)、蔣燦《大聖等慈普照明覺大師之傳碑》、《日本國丞相藤原公舍經之記碑》等。此外寺院偶有遺存,如建仁寺藏宋拓《三自省》(石橋可宣筆),皆為日本重要文化財。我們注意到,上述日藏宋拓皆屬於法帖一類,人物圖像的古拓極為罕見。如此看來,東福寺栗棘庵所藏初祖達摩至六祖慧能宋拓六幅以及現身西泠的這五幅宋拓禪宗祖師圖,就顯得特別珍貴。它們不僅是現存最早的禪宗頂相拓本,也是現存最早的石刻肖像畫拓本。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左)東福寺栗棘庵藏宋拓六祖頂相

(右)西泠本宋拓六祖頂相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左)東福寺栗棘庵藏宋拓二祖頂相

(右)西泠本宋拓二祖頂相

日本東福寺栗棘庵現藏有宋拓六祖圖一套(六幅),日本學者森克己曾作專文考證,指出此拓乃入宋僧佛照禪師白雲惠曉(1223-1297)在弘安二年(1279)與著名的南宋《輿地圖》拓本(日本重要文化財)一併從宋代攜歸日本的。拓本上部的碑傳為宋代書風,祖師像的構圖、線條、墨色等也均為宋代風格。森氏還將之與日本高野辰之所藏宋末古拓相比,認為兩者在濃淡拓法的工藝上非常接近。東福寺善慧院住持還指出,佛照禪師的所有物品(包括這套拓本)均在其引退後保管於北山聖壽庵,至日本中世始移至栗棘庵以至今日。日本寺院有口耳相傳的傳統,東福寺為京都名剎,堪稱宋代文物的寶庫,其住持所說當亦有所憑據。參照森克己的考證,栗棘庵本作為宋拓當可信憑。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日)森克己著《宋拓六祖像與明兆畫風》

載《畫說》26號,1939年2月

今將栗棘庵本與本拍品相對照,二者雖略有差異,但顯然屬於同一系統。而就畫圖細節及捶拓工藝而言,則以本拍品為優。如栗棘庵本中二祖着衣上部兩側衣褶處均作深墨色,而西泠本則作淡墨處理;栗棘庵本六祖慧能的頭巾、着衣皆為深墨色,西泠本着衣右側則以淡墨處理。比較而言,顯然西泠本的拓工更細,層次分明,更為接近畫作面貌。

從繪畫史上來看,單幅禪宗六祖像的創作雖說在唐代已經出現(見《益州名畫記》張南本、邱文播、僧令宗條),但是以六祖法脈為根基的列祖像,則要到北宋時代才開始。現存最早的例子是高山寺所存《達摩宗六祖師影一紙》,根據的即是北宋政和元年(1054)的六祖圖版畫。此後著名的列祖像還有《傳法正宗定祖圖》(東寺觀智院藏白描畫,亦本於宋畫)。這些祖師圖中往往出現弟子,以明師資相承,與後世僅僅描繪祖師全身或半身的獨立畫像有所不同。自南宋中後期開始出現獨立的祖師群畫像。如《偃溪廣聞禪師語錄》(1089-1163)的「傳燈三十五祖圖」、《天目中峰明本廣錄》(1263-1323)的「二十八祖像」、《楚石梵琦禪師語錄》(1296-1370)的「三十三祖像」等等。《天目中峰明本廣錄》卷八「佛祖贊」條,還記載了杭州妙行寺的「祖師會」:「杭之妙行寺,嘗集五宗傳道之師遺像數千軸,每遇歲旦展掛,緇白瞻禮,目之曰祖師會。有好事者,圖少林至天目直下相承二十八代祖師遺像。歲遇少林諱日,薦羞粢盛,以酬遞代傳持之德」。這雖是元代的記載,但可以推想在南宋後期,類似的展觀禪師頂相的「祖師會」也一定存在。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左)西泠本宋拓六祖頂相

(中)聚光院藏大鑒慧能禪師像

(右)崇福寺藏大鑒慧能禪師像(明兆款)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左)西泠本二祖慧可頂相

(右)孤篷庵藏二祖慧可像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左)西泠本三祖僧璨頂相

(右)孤篷庵藏三祖僧璨像

此種禪宗祖師圖拓本對日本的佛教繪畫產生了很大影響。根據森克己的研究,日本著名畫僧明兆(1352-1431)的《釋迦三尊三十祖圖》,其中達摩至慧能六位祖師的構圖即來自東福寺栗棘庵本。此外,日本各大禪寺往往也有相關臨本,如福岡崇福寺藏雲谷等益(1591-1644)《二十八祖像》(內六位祖師)、京都大德寺養德院藏《達摩像》、聚光院藏《大鑒禪師像》等,均與此組拓本有關。雖然拓本的原作者無從知曉,但其畫作在宋代江南禪林中流行,以至出現眾多碑刻,必非俗手。宋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對研究中日佛教繪畫也具有重要價值。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左)阮元《兩浙金石志》中相關記載

(右)孫星衍《寰宇訪碑録》中相關記載

國內古寺所存石刻中僅有零星頂相,如少林寺藏宋黃庭堅書《達摩頌》碑首之像、金元光二年(1223)祖昭繪《二祖慧可大祖禪像》石刻、廣東曹溪南華寺及廣州光孝寺的六祖慧能石刻(前者宋刻,後者元刻)等,但均屬單刻,往往僅為一人,高古拓本皆未見存世。關於國內祖師頂相的叢刻,據阮元《兩浙金石志》卷九記載,宋鄞縣(今寧波)延慶寺至清中期時尚存初祖達摩、四祖道信畫像石刻二種(見《宋延慶寺初祖達摩大師畫像》《宋延慶寺四祖信大師畫像》),其中《四祖信大師》下方刻有「相紅白色」,阮氏跋云:「右畫像上刻贊十五行,正書,在鄞縣。此題延慶寺有初祖四祖字,想二十八祖據有傳刻,今存者止此二石也。」《兩浙金石志》卷九收錄南宋紹興丁丑(二十七年,1157)至淳熙己亥(六年,1179)金石文四十九種,從相關位置來看,阮元推定延慶寺所存二位祖師石刻像的時代當在淳熙初年(1174)左右。又孫星衍《寰宇訪碑録》卷八載:「延慶寺羅漢像記(小註:錢竹汀詹事雲,寺中尚有石刻,初祖達磨及四祖信大師像皆有題記,不着年月,當亦宋刻也。)浙江鄞縣」。錢竹汀即著名史家錢大昕(1728-1804),阮元之說或本於錢氏。錢大昕精於石刻,其說當可信從。從《兩浙金石志》所載碑文行款及碑傳內容來看,延慶寺所存的宋代淳熙年間石刻祖師像與西泠拓本相合,二者應屬同一系統,時代亦當相近。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拍品附神田香岩親筆題跋一紙,記此拓流傳之原委,翻譯如下:

此宋拓五祖像墨本,亡友畑柳平翁舊藏也。翁曰此高山寺所傳也。翁歿後,余於文石堂書肆重見之,因購得,命工裝裱,以納之秘籍。裝潢者,奧村善七也。香岩居士識。

由此可知,該拓本乃高山寺舊藏,明治時期曾歸京都博物館文物鑑定專家畑柳平所藏(此時已缺初祖達摩像)。畑柳平著有《不如學齋札記》,乃天保六年(1835)至十年日記,其中多有京都古寺尋訪書畫記錄,精於賞鑒,允稱好古之士。畑柳平歿後,此拓本在文石堂售賣,友人神田香岩得以購藏並重新裝裱,此後一直在神田家族傳承,由神田喜一郎(1897-1984,著名漢學家)、神田信夫(1921-2003,著名史學家)相繼收藏,可謂流傳有緒。

南宋整紙拓本《禪宗祖師頂相圖》

打赏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小梅书法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1d.net/post/548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