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书法篆刻

黄伯思宋刻本《东观余论》欣赏

黄伯思(1079-1118)字长睿,福建邵武人,北宋文字学家、书法家。元符三年(1100)及进士第,历通州司户、河南府户曹参军、右军巡院、秘书省校书郎。徽宗政和…

黄伯思宋刻本《东观余论》欣赏

黄伯思(1079-1118)字长睿,福建邵武人,北宋文字学家、书法家。元符三年(1100)及进士第,历通州司户、河南府户曹参军、右军巡院、秘书省校书郎。徽宗政和中,官至秘书郎,掌管图书收藏及校写。


黄氏学问淹通,经史百家之书,天官、地理、律历、卜筮之说,无不精诣。其诗慕李太白,文慕柳宗元,文辞雅健。精于行、楷、隶书,笔势简远,有魏晋风气。尤善考证古文奇字、器皿款识,能辨证是非,道其本末。曾撰《法帖刊误》二卷,纠其时官刻《淳化阁帖》诸误。

黄氏所撰《东观余论》乃其卒后其子整理而成。收录《法帖刊误》及其审证金石、考核艺文之作两百余篇,或辨伪,或论说,或为序跋,鉴别精审,辞意方雅。《四库全书总目》称“其精博胜《集古录》多矣”。黄氏著有《东观文集》,此书所收内容在《文集》之外,故名《东观余论》。

南宋绍兴十七年(1147)此书初刊于建安(今福建建瓯)漕司。初刻本讹误较多,后世或为之校订。今存两宋刊本,其一即为嘉定年间递经楼钥(攻媿主人,1137-1213)、庄夏(1155-1223)校订之二卷本(现藏上海图书馆)。此校订二卷本出,则绍兴初刻本反隐于世。《东观余论》后世版本亦多出诸此校本。

国家图书馆藏另一宋刊本(前示书影即此本)。傅增湘谓之为南宋浙中刻本,与前述嘉定校订本并行。该本存宋刊原帙70余叶,字体秀丽,纸质莹细,墨色亦佳;且不分卷,与嘉定校订二卷本不同,极有校勘价值。清劳权跋中称“此本固不如攻媿重校之精审,顾亦有胜处,及可两存者。”傅增湘以此本校订明《学津讨原》本,改订219字。

此本经清初藏书家钱谦益批校,更增色不少,并且流传有绪,递经锡山华氏、季振宜、劳权收藏。劳氏世藏50余年后散出。1912年傅增湘从友人鲁纯伯处收得,载于《藏园群书题记》。

黄伯思宋刻本《东观余论》欣赏

此本后流落日本,1933年周叔弢从日本东京文求堂将其购回。周氏跋文中载购书经过:

“癸酉正月获见日本《文求堂书目》,著录宋、元、明本,凡百余种……尤以北宋本《通典》、绍兴本《东观余论》为最罕秘,盖海内孤本也。《通典》索价一万五千圆,余力不能赎,乃以日金一千圆购此书归国,聊慰我抱残守阙之心。”

周叔弢收书之时外侮日深,值日军攻陷山海关后向华北步步逼近。故他感慨当时情形,称“边氛日亟,日蹙地奚止百里,当国者且漠然视之而无动于衷。”他收此书乃“惜此故纸,不使沦于异域”。其爱国深情,寄于笔端。

此后,他又筹款陆续从文求堂赎回元本《黄山谷诗注》、汲古阁影宋抄本《东家杂记》等书。对于宋本《荀子》、《管子》等无力赎回之书,他曾多次表示痛心和惋惜。他的举动,黄裳先生称赞道“其意甚壮,其情可哀。爱书与爱国,同是一事。”

周叔弢先生认为文物古籍为“天下公物,不欲子孙私守”。1952年8月,他将数十年精心收藏的700多种珍贵善本古籍全部无偿地捐献给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此《东观余论》即在其中。先生高风亮节,令人敬仰。

打赏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小梅书法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1d.net/post/551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